靖安漂流-三爪仑漂流-三爪仑神仙谷漂流

三爪仑神仙谷漂流

示例图片三
网站首页 > 文章中心 > 游玩游记

我和靖安三爪仑的故事

2018-06-12 08:55:45 三爪仑神仙谷漂流 阅读

        上个周末,单位组织去三爪仑漂流。咋一听,三爪仑这名字有些特色,上网查了一下,居然还是江西省目前唯一的4A级旅游森林公园。想想自己最近为工作任务绷紧了神经,抽空去山里转转,呼吸一下夹杂桂花香的空气,想必也是一种心旷神怡的惬意享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年单位也组织过一次漂流,去得是福建泰宁的上清溪,不过那次很放松,专门有渔工帮你掌筏,我只要坐在竹筏上悠闲自得欣赏山涧风光就好,也许真是密谷林幽静,再加上清澈见底的溪水如约翰·施特劳斯琴键上的旋律一般舒缓悠扬。我不禁陶醉着,缓缓得,睡着了!可惜这身旁这一色山水!

        这次漂流的风格完全不同,据说走得是ROCK路线。漂流不过是个载体,嬉水才是主要内容。单位这次几乎集中所有年轻人,玩起来肯定很有意思,我还蛮期待!

        漂流被安排在第二天,我们先被拉到三爪仑森林公园里一个叫金罗湾的地方,这里有座度假村,我们在这里要过一夜。我跟MIMI一屋,东西收拾妥当后,我们出来在度假村里转。看见一个篮球场,一伙人光着上身打篮球,走近一看全是我们单位的,居然还有领导。领导见看到我们,以为来了生力军,招呼着让我们也来打。想着好久没运动了,也就下了场子。篮球方面,我几乎就是个水货,MIMI也一样。我虽跑动积极,但无奈投篮太差,投到最后自己都没了信心,索性躲到三秒区外面打游击,伺机断个球。

        球虽然没投进几个,汗却出了不少。到了饭点,每人一瓶冰镇啤酒先,打完球正是口渴,把酒就当水喝,一点也没喝出酒味来。晚上还安排了烧烤,我们边吃边聊。旁边其他一伙客人还租来音响唱K,在大山深处千里传音,搞得很有情调的样子。无奈是唱功实在不敢恭维,走调也就罢了,更可气得是居然把我钟爱的《简单爱》唱得人神共愤。曾一度我差点有冲动想过去抢麦,问一句“大哥,晓得什么叫R&B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晚上回到房间,还有人吵着要打牌,想到明天还有一场水战,还是保存体力好了,于是早早就寝,一夜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一早,我们就出发前往漂流地。临走前,我趁MIMI不注意,抹了点防晒霜,心中一阵窃喜,这下我可不怕晒了。想想打水仗,这个存留在儿时记忆里从未生锈的名词即将嬗变为动词,虽然说不上兴奋万分,但终归是有些期待的。我后悔忘记带了相机,不能拍下打水仗的有趣画面。MIMI一旁安慰我:“带相机也没用,我们今天肯定通通都要湿身滴。你好喜欢拍照啊,你是陈冠希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峰回路转间就来到了漂流入口,单位众人纷纷下车购置水战装备。近战有水勺,远战有水枪。我和MIMI身上都忘记了带钱,但也不能落下,借钱都要买装备,否则到了水上一开打,只有抱头鼠窜的份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几个耍得好小伙儿约好,以头顶草帽为号,集结为一伙。商量完毕,各自上了皮筏,向下游进发!

        战争总是在不经意间爆发,不知道谁挑起了战端,水战就此开打。我们“草帽军”按照战前部署,开始对领导实施“斩首行动”。平时在单位哪里敢对领导造次。不过现在嘛,嘿嘿!领导明显准备不足,我们包围后,长短武器一并用起。瞬间,领导那条皮筏就注满了水。皮之不存,毛将附焉?领导随着他的小皮筏一起被浇透了水。“草帽军”大获全胜。领导在我们垂直打击下首先湿了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初战告捷的高调姿态,我们划向下一个目标。怎料天有不测风云?正当我和MIMI踌躇满志,打算大有一番作为之时,悲剧却不期而至。我们在俯冲一个斜面的时候不慎触礁。礁石挡住了去路,而水流在坡度是利导下湍急而来,皮筏不堪重负。水全冲进皮筏,快要颠覆了,我们也满身是水。我和MIMI奋力用桨撑开礁石,一点点滑动。终于,撑开了这块拦路礁石,皮筏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一处水势平缓的地方,我们开始清理皮筏。物资损失惨重!冲走一把水勺,两瓶矿泉水。要命的是皮筏进满了水,必须要赶紧排水!可以说,差不多丧失了战斗力。我不禁想起杜甫那啼血之句“出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英雄泪满襟”。好戏刚刚开场,我们却黯然落幕。至此,我和MIMI就基本沦为这场水战的看客。我们躲在边上,一边排水一边观察,生怕被领导发现,落井下石!

        划着这艘注水的筏子真是费劲。只要一有俯冲,航线就会偏离,被水流推到暗石密布的水域,怎么划也动不了。我只好跳下水去推皮筏。溪水真是冰冷,河床还满是碎石,很难下脚。我忍着疼用力推,终于把筏子推到了主航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我们已经退出战斗,那就享受一下漂流的乐趣好了。我们靠在筏子上,任凭水流推动,缓缓飘移!嗯,还是很舒服的,要不是浑身是水,我估计又要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快到终点,领导终于发现了我们悠闲得飘在水面上,没有任何反击能力,犹如沉默的羔羊。领导也像孩子一样睚眦必报,冲过来给我们玩近战,仗着他们手里有货,对我们一阵猛泼。要不是“草帽援军”及时赶来救场,我俩估计都要被打进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了岸,清单人数,我们用行动完成了湿身的诺言。无论是谁,浑身都被水滴包裹着。只不过,别人是彼此嬉水,我俩是跟礁石较劲。不过我们倒也没多少失望,整场玩下来,还是很值得日后回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吃罢午饭,我们就返回南昌,途中路过一座叫做宝峰寺的清教寺庙,顺道参观一下。我和MIMI就不像是什么善男信女,导游讲得绘声绘色,高谈阔论什么过往今生来世,我等凡夫俗子听得云山雾罩。突然在人群中觅得一个女孩,二十上下,模样还算端正,颇有几分姿色,一直跟在父母身旁走在我们边上。我让MIMI鉴定一下,或许能产生一下共鸣。没先想到他脱口就说肤色太黑!顺带着还给我讲解了“一白遮三丑”的历史典故,说得我好没眼光一样。我不甘示弱,质疑他审美的能力有失偏颇,不懂得从细微之处挖掘身边的美丽。彼此争执不下。后来,我们发觉到在佛门净地大谈女色实在有失体面,于是各自保留意见。出了寺庙,我发现,在佛祖面前,我们是多么地渺小和庸俗!

        傍晚时分,又见南昌,夕阳下山前还在发挥着余热。回来后发现皮肤还是黑了不少,什么防晒霜,一点用也没有,搞得我还偷鸡摸狗的涂,下次再也不用了,就这么定了!


Powered by MetInfo 5.3.19 ©2008-2019 www.MetInfo.cn